otoma

我什么都不会

总之想搞始春

月歌是好文明

小龙没来(•́ω•̀  )

小龙没有来但是三明给我锻了好多国酱,好啦知道你们恩爱了(•́ω•̀  )

夏天和海

过了梅雨就是炎夏,本丸的太阳孜孜不倦地散发着热度,审神者又在空调房里躲懒,连带着整个本丸都无所事事起来。
山姥切国广身为近侍,无法抵抗短刀们期待的眼神,向主上报备之后带着几乎所有的刀剑男士去了海边。
作为付丧神,本体是刀剑,钢铁和水扯上关系并不是什么好事。拥有了人类的躯体之后,能这样享受时光也是一种乐趣。
平时披着的破布在这样的情况下太过麻烦了,堀川给山姥切找了一顶帽檐宽大的草帽,把脸遮得影影绰绰的同时也能阻挡阳光。各家的保育系大哥似乎是去准备饮品点心了,短刀中活泼的几振总算找到机会对着总队长闹。
“手合可能会输给队长,打水仗可不会!”
最先是乱藤四郎发动了攻击,水花在空中打出晶莹的弧度。药研和厚不知道...

1 3

一个很甜的暗堕

老早就开始谈恋爱了的设定,具体为啥暗堕不要深究



对于三日月宗近的实力本丸的大家都清楚地了解,战场也好手合也好,是不负天下五剑之名的强大。

敌方的黑雾如同某种病毒一样慢慢地沾染上了三日月。破碎的衣衫之间可以看出异化的骨骼正在突破血肉向外肆意生长,手指已经到了非人的长度,黑色的瘢痕覆盖了右半边脸,眼睛里澄澈明亮的月光被丧失了理智的红色所侵蚀。他的刀不再向着敌人而挥舞,而是狠戾地攻击着原本自己的同伴。

在几乎没有痛觉,被暗堕狂化的三日月面前,剩下的五人只能说是勉强抵抗。因为身体的变化,力量远超类似人类躯体的付丧神,作战的反应绕过了思考全交由本能。

在遇到异常的敌人的时候就该回城的,山...

12

都说被被像saber,忍不住开了中世纪被单骑士和天上月城主的脑洞

昨天是兔子日啊!!!!!!

公式有说那谁怕冷所以突然地

本丸冬,国酱发觉三明手很冷就放在自己脖子上给人暖暖。
切国果然是小太阳呢!

可能是打了假药

微博上那个打了麻醉迷迷糊糊的小姑娘真可爱啊

深蓝色头发的病人躺在床上,紧紧攥着身边金发护士的手,身上穿着的病号服和散乱的头发也无法抵消他的美貌。
“你真是我见过最可爱的人,”能看出麻药还在影响病人的知觉,他的吐字并不清晰,“你的头发像太阳一样,我想摸摸你,我能摸摸你吗。”
被紧紧攥着手的护士有漂亮的金发,眉清目秀,脸红的像是要烧起来了:“先生你不要乱动,你刚做完手术。”
病人的手还没有碰到护士的脸就又被控制住了,不满于这样的情况,他的眉头皱了起来,露出了非常伤心的样子:“你不喜欢我吗,我可是非常喜欢你啊。”肌肉还不能顺利地用力,但是努力地向护士的方向靠过去。
因为病人乱动护士紧张了起来,压住对方的肩...

1 6
 
1 / 2

© otom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