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toma

我什么都不会

小阴阳师和龙龙

我不会写文,雷到了算我的,打tag防走失

山姥切国广是阴阳师长船家的旁支,因为出生时和本家的长义有惊人的相似,承了长义名字。尽管如此,也是不受本家重视的孩子,孩提时代也不能去本家接受教育,跟着外面的私塾老师学一些基本的看书写字。

不知道是哪里走漏了风声,私塾里开始传起了闲话。说山姥切国广与长义家下一代家主外形非常相似,却没有相称的强大的灵力,空有一张脸罢了云云。孩子们的恶意非常直接,山姥切应对不来那些调侃嘲笑,只好找了个斗篷将自己从头到脚裹了个严实,躲到了私塾的角落里去。小小的山姥切想着,只要是看不到就好了,就不会被拿来比较了。

八卦的热度总有过去的一天,新的话题接替了两位山姥切的逸闻。安生日子没过几年,山姥切国广一天下了课到家,吃过晚饭刚想温书,却觉得头晕眼花手脚乏力,清醒时最后的记忆是兄弟堀川冲进房间的模糊景象。

醒来的时候明显是另外的房间,精雕细琢的横梁上盘着水神俱利伽罗龙,能闻到淡淡的兰花香气。

“你醒了。”

山姥切长义其实对这个孩子没有什么印象,只是风言风语听多了总有几分好奇。听说旁支的孩子突然抱病被送来医治,就过来想着要看看,端详了许久发觉对方确实有几分像自己,但也没有外面传的那样酷似,但这小小的驱壳和仿佛被故意压制的灵力很不一般,“没想到旁支能出你这样体质的孩子,之后你就到本家来吧。”

即使是未来的家主的命令也很难违抗,没有几天山姥切国广的东西就都被搬到了本家来。分给他的是小小的一间和室,周围环境说好听是幽静,难听就是偏僻。之后跟着本家里许多年龄比他小的孩子们学习术式,虽然不受重视但也衣食供应不缺。

直接遇到龙龙吧3q

山姥切国广本来只想顺着河走到下游说不定能找到出路,出路没找到却找到好大的一个湖泊。水面平静清澈,看上去安全无害。

走了好久的路,山姥切也是有些累了,这里的水虽说不敢直接饮用,但是泡泡脚总是没什么问题的。他这么想着,脱下鞋子把脚浸入了湖水中。

再怎么少年老成也有些孩子心性,山姥切随便摸了石子打水漂。石子划过水面泛起涟漪,反射着清冷月光带着妖异。没过多久,就在山姥切准备继续上路时,明明平静的水面却开始翻滚,起初是沸腾一般的小泡,最后掀起的波澜把山姥切淋得湿透。

把贴在脸上的湿布揭开,一双深蓝色的竖瞳与自己视线相交,眼底还沉这一抹新月一般的亮黄。山姥切从来没遇见过龙,但是对方在月光下闪耀的鳞片和巨大的体型让他本能地害怕。这条龙可以说是非常美丽的,深蓝色的鳞片反射着月光,背脊上的有隆起的甲片,角的颜色接近漆黑。

“是个孩子呀,”龙说话了,“爷爷我也很久没有见到过孩子了,不如说是很久没有见过任何人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你的名字是什么?”

龙没有开口,但是山姥切国广确实地听到了声音。

“......山姥切国广。”

明明知道名字是很重要的东西,却无法抵抗地告诉了它。

“甚好甚好,”龙的语气里带着一些愉悦,庞大的身体为了防止山姥切逃跑般地将他围绕起来,“没想到闯入结界打破禁止的竟然是个孩子呢,真是了不起。”

什么啊,话好多。最初的惊吓过后山姥切国广的思维终于运转了起来。

“老年人总是容易话多呀,好不容易有人能陪我呢,哈哈哈。”龙一边说着,头部已经靠近到了一个危险的距离,“山姥切真是个有趣的孩子,各种意义上。”

还没有消化这条龙能读到自己心中所想的事实,山姥切就受到了第二个冲击。

“我来当你的式神,如何呢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需要一个式神吧?这不是你这次旅行的目的吗。”声音中的愉悦更加明显了,“我来当你的式神吧,如何?”

虽说是询问的语气,山姥切觉得自己完全没有拒绝的余地。

“哈哈哈,可不要嫌弃我这个老人家啊。”山姥切隐约觉得自己从龙的脸上分辨出了微笑的表情,“我是宗近,你可以称我为三日月。交换了名字,以后你就是我的小主人了。”

之后没想好(´・ω・`)

评论
热度(5)

© otom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