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toma

我什么都不会

下雨天不出阵当然就要谈恋爱

最近天都阴阴der

本丸最近都在下淅淅沥沥的小雨,主上说这是叫做梅雨的季节。下雨也不适合你们出阵,就在本丸休息吧。审神者向作为近侍的山姥切国广下达了这样的命令。
出阵和本丸的天气没有关系吧,山姥切腹诽,自己想偷懒就直说啊。
没有出阵的任务,今天也不轮到自己当番,拐角处能听到烛台切和一期一振正带着短刀们在厨房做甜点的声音,廊下挂着他们前几天一起做的晴天娃娃。山姥切手里捧着茶杯,享受久违的悠闲。
大俱利伽罗从走廊那一头过来,手里端着托盘,很自然地坐在了山姥切国广的身边。
“光忠他们做的松饼。”恋人脸上一如既往没什么表情,只是把托盘放在了两人中间,“短刀们说要给总队长。”
松饼刚刚出锅还冒着热气,淋上了枫糖浆,用奶油做了装饰,漂亮的色泽和甜甜的香气非常诱人。
山姥切爱吃甜食算是本丸公开的秘密,看到这样的美味松懈的表情更加柔和下来。拿起刀叉切了一小块送进嘴里,果然是刚好的甜度和口感,中和了口中喝茶留下的涩味。再切下一块,朝大俱利伽罗的方向送去。
“要尝尝吗?”
大俱利伽罗突然抓住了山姥切握着叉子的手,另一只手捧着恋人的脸颊,仔细地交换了一个吻,又舔了舔山姥切的嘴角,说:“这样就尝到了。”
“......是,是吗。”
山姥切的脸不可抑制地发热起来,把自己的帽檐又拉低了一下。




我家的俱利山就是这样老夫老妻又少女漫画的画风。

在拐角暗中观察的咪:(  ´ヮ`  )

评论
热度(6)

© otom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