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toma

我什么都不会

一个很甜的暗堕

老早就开始谈恋爱了的设定,具体为啥暗堕不要深究



对于三日月宗近的实力本丸的大家都清楚地了解,战场也好手合也好,是不负天下五剑之名的强大。

敌方的黑雾如同某种病毒一样慢慢地沾染上了三日月。破碎的衣衫之间可以看出异化的骨骼正在突破血肉向外肆意生长,手指已经到了非人的长度,黑色的瘢痕覆盖了右半边脸,眼睛里澄澈明亮的月光被丧失了理智的红色所侵蚀。他的刀不再向着敌人而挥舞,而是狠戾地攻击着原本自己的同伴。

在几乎没有痛觉,被暗堕狂化的三日月面前,剩下的五人只能说是勉强抵抗。因为身体的变化,力量远超类似人类躯体的付丧神,作战的反应绕过了思考全交由本能。

在遇到异常的敌人的时候就该回城的,山姥切国广一边勉强抵抗三日月的攻势一边想到。其他的队友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,作为队长的自己,至少要保护他们。

三日月宗近被激发了高昂的战意,挥刀的速度和力气不减反增。见状山姥切放弃了缠斗,微微下蹲摆出要直接攻击对方面门的姿势。

那样几乎是舍身忘死的招式,攻击敌人的同时也暴露了自己的弱点。平时就算是手合用这样的攻击,三日月也会半是生气半是担忧地对山姥切说教,现在他却将自己的本体狠狠地穿透山姥切的左侧肩膀,仿佛是要将对方钉在地上一样的力道,血腥让他的表情更加疯狂。山姥切的刀也抵在三日月的下巴上,即使守着这样重的伤山姥切的手也没有颤抖,两人都喘着粗气,局面似乎陷入僵持。

“.......心跳......”

三日月进入堕化状态之后只剩下兽性的咆哮,听到他说话,山姥切有些吃惊。仿佛是要为了确认什么,三日月放任山姥切的本体在自己脖子上擦过,附身更加靠近了山姥切。

刚才的一击吹开的山姥切的兜帽露出了他金色的头发,仿佛是太阳一样的金色被弄脏了也并不暗淡。三日月眼中倒映出金色,新月再次出现。

“我记得......这个心跳......”

评论
热度(14)

© otom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