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toma

我什么都不会

夏天和海

过了梅雨就是炎夏,本丸的太阳孜孜不倦地散发着热度,审神者又在空调房里躲懒,连带着整个本丸都无所事事起来。
山姥切国广身为近侍,无法抵抗短刀们期待的眼神,向主上报备之后带着几乎所有的刀剑男士去了海边。
作为付丧神,本体是刀剑,钢铁和水扯上关系并不是什么好事。拥有了人类的躯体之后,能这样享受时光也是一种乐趣。
平时披着的破布在这样的情况下太过麻烦了,堀川给山姥切找了一顶帽檐宽大的草帽,把脸遮得影影绰绰的同时也能阻挡阳光。各家的保育系大哥似乎是去准备饮品点心了,短刀中活泼的几振总算找到机会对着总队长闹。
“手合可能会输给队长,打水仗可不会!”
最先是乱藤四郎发动了攻击,水花在空中打出晶莹的弧度。药研和厚不知道从哪里掏出几把水枪,玩具准头不够牵连着打到了其他的人,藤四郎们互相攻击也不忘朝着山姥切分散一些火力。
山姥切有心回击,海风吹得帽檐遮挡视线,节节败退到了沙滩上。
大俱利伽罗原本和太鼓钟贞宗一起蹲在沙滩上,要帮鹤丸完成把整个人埋在沙子里的惊吓作战,恋人不知何时退到了自己的身边。白t恤湿透了贴在身上,能看出纤细却不失力量感的腰线,不常见光的脖子脚踝线条利落,皮肤是温润的白色挂上了水珠,这样子可以说有些狼狈。
大俱利伽罗用手背轻轻蹭了蹭他的脚踝骨,掌心又沿着结实的小腿摩挲着向上,停在膝弯处。抬头撞进在帽子阴影的眼睛,是夏季葱郁的绿。

其实本人根本没去过海边(•́ω•̀ )
鹤:我整个埋在沙子里根本没法逃避你们放闪麻烦注意一下

评论(1)
热度(4)

© otom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