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toma@筋トレ

我什么都不会

新年快乐

新年伊始,粗粗算来这也是拥有人类躯体的第三年了。本丸的近侍山姥切国广即使是新年的第一天也毫不懈怠,昨晚短刀们闹着跨年,看现世的节目玩到很晚。审神者说保护历史也是有假期的,今天大家可能都会睡个懒觉吧。

庭院里的雪映着初升的日光,洗漱完毕。山姥切准备去点上大广间的暖炉,铲走小道上的积雪,为新的一天做准备。

“这不是切国吗,新年的第一天也起的很早呀。”

三日月宗近裹着厚厚的外套和围巾,手里还捧着一杯热茶。虽说已经在一起了很久,偶尔还是有不那么适应这位自称老年人的时候。

山姥切帮三日月整理了一下围巾,说:“......新年早早地就来找我,真是个奇怪的家伙。”

三日月倒是笑的很开心,被称作天下五剑最美的那一振的脸被早晨的天气冻得有些泛红。

“是吗是吗,我已经是个爷爷了所以起的很早。切国啊,现世的新年是要去参拜的,我们也去参拜吧。”

山姥切有些犹豫:“可是早晨的准备还没做好,这样就去现世......”

三日月拉住那双有些发凉的手,说:“就当是满足一下老年人的任性吧?”

“......真是拿你没办法。”

一月一号的神社自然是集满了人,街边有一些摊贩早早地出来摆摊卖一些暖和身体的小吃。

山姥切拉着三日月的手逆着涌进神社的人潮向外走。还好出来的早,不然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去,怕被人流冲散,山姥切加重了一些手上的力道,又拉了拉自己的兜帽。终于到了神社外较为僻静的小路,两人都没有松开手。

“你怎么想到来参拜的?我们某种程度上也算是神明了,这样向另外的神明许愿真的会实现吗?”山姥切一手握着三日月说是用审神者给的工资买的红豆汤,有些困惑地看着三日月宗近。

三日月只笑了笑,说:“是这样吗,哈哈哈,看到现世的节目介绍有这样的传统,就忍不住想要尝试一下。切国想要知道我的愿望吗?”

山姥切尝了一口红豆汤,感觉有些甜,比不上本丸里烛台切的手艺:“不是说出来就不灵了吗?”

小路也要走到尽头,马上就要到能回到本丸空间的交界之处。三日月停下了脚步,接过山姥切手里的红豆汤,轻轻地吻了一下这位金发青年的嘴角。

“我的愿望是希望今年也是能和你一起度过的美好一年。请问能实现我的愿望吗,神明大人?”

山姥切觉得自己脸上有点发烫,那杯红豆汤真的太甜了。




灵感来源今年的新年语音,感觉成立了对话的样子就这么写了()
写完发现自己真的不会写文()
其实只是想看三明硬撩啦()
各位新年快乐(`・∀・´)9

评论(4)
热度(18)

© otoma@筋トレ | Powered by LOFTER